笔趣阁 > 最强王者系统 > 第四十五章 李云龙
    “玺公子不是元婴修饰么?怎么还会闹肚子?”

    有人提出了疑问,杜心脸上也有些尴尬。

    “可能,他吃错了药吧。”杜心只好这样解释了。

    而已经飞得老远的玺杰京此时打了个喷嚏。

    “妈的,是谁在骂我,肯定是唐三那小子!他不是知道我去了正道联盟吧,不行不行!快跑!”

    玺杰京说着又从储物戒指之中拿出一道灵符直接捏碎,他的速度再次飙升。

    在听到他们提到唐三这个名字的时候,玺杰京就已经开始恐惧了,那个给他留下阴影的男人,实在是太可怕了,虽然说了狠话,但是玺杰京真的不想第二次面对他。

    至于正道联盟的那些人的死活?

    这关自己啥事儿?

    修真本就是一条残酷的路,不是你死就是我亡。

    人不为己,天诛地灭啊,所以玺杰京用出了传说中的大能的三十六计之走为上!

    动了这个想法的玺杰京就借着上厕所的名义,朝着青莲宗相反的方向跑了。

    至于在青莲山上的王宇,根本不知道玺杰京出现在正道联盟中。

    甚至他都已经忘了玺杰京这个人的存在,毕竟只是一个过客,他根本没放在心上,又没办法对他产生什么威胁。

    没有多久,摧心老怪就带着正道联盟的联军还有点苍门的长老出发了。

    这个点苍门的长老名叫傅远,是除了席天和之外,点苍门的最强者,虽然没到元婴中期,但是已经也接近了。

    在出发之前,席天和特地给他交代了,如果摧心老怪想要独吞宝物,就立即发消息,他们会立即带人赶到。

    带着沉重的使命,傅远就这样跟着摧心老怪出发了。

    可惜的是,他这一趟旅程,就这样丢掉了自己的性命。

    “唐三公子,他们有人进来了。”知夏汇报着情报。

    “放他们进来,关门,打狗!”

    王宇话音刚落,则带着柳茹雨前往山口。

    在山口,有王宇安排的四座魔灵炮,由百里宁亲自带队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原本还在攻击着四象乾元阵的防护罩,但是防护罩突然消失,他愣了一下,以为自己打破了,利欲熏心的他鬼使神差的带着人走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摧心前辈,要不然问问杜盟主,要不要多派点人一起把?”傅远说道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哪里肯听傅远的建议,如果多进来人了,那么他独吞宝物的希望不就更渺小了么?

    再说自己是元婴巅峰,在整个火雀国,除了赵东和现在的火雀皇,谁能斩杀他?就算打不过他都能跑得了,根本不带怕的。

    带着这种心思,摧心老怪直接走在最前面。

    傅远叹了口气,无奈地摇了摇头,不过还是跟上了,毕竟他有宗主交代的任务在身上,还是需要完成的。

    然而他们没有发现,就在他们进来之后原本被摧心老怪“打破”的防护罩,又出现了。

    这直接隔断了他们的退路,王宇根本没打算放过进来的人。

    他们正道联盟将青莲宗当成刀俎上的鱼肉,熟不知正道联盟的人在王宇这里,才是真正的刀俎的鱼肉!

    “放炮么?”百里宁轻声地问道。

    “别急,容我出现先装一下。”王宇说着就站了起来,柳茹雨拉着王宇,想让他别去,但是王宇捏了捏柳茹雨的手心,示意不用担心之后就率先走了出去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”百里宁有点纠结,顿时有些不知如何是好。

    “听他的他。”柳茹雨说道。

    百里宁点了点头,他深深地呼吸,想让自己沉住气,他可是很渴望魔灵炮在人群中绽放啊。

    而率先出来的王宇此时出现在了摧心老怪等人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诶,那个老头,你就是带头来送死的吧?”王宇轻蔑地说道。

    这叫做,在言语上蔑视对手,在行动上重视对手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一看有人跳出来了,顿时就想动手,他手中的五股烈焰叉此时涌现出熊熊烈焰,似乎要将王宇吞噬了一般。

    “诶,老头,你急啥,你知不知道怡红院啊?”王宇依靠在一颗灵树上,依旧轻蔑地看着摧心老怪和傅远等人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愣了一下。

    怡红院?

    这是什么宗派的名字?

    为何有些像那些凡夫俗子寻花问柳的场所呢?

    “老朽不知,不过不管你是怡红院还是什么宗派,谁都拦不住老朽灭了青莲魔宗的决心。”

    摧心老怪一副正义凛然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这样啊,那可否告诉老李,阁下的大名啊?”王宇看着摧心老怪,心里觉得这人咋这么喜欢装模作样呢,明明是对自己的功法有想法,竟然还这样道貌岸然,真的好想揍他啊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摸着自己下巴的长须,身上的衣袍随风飘扬,颇有些仙风道骨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朽道号摧心,人称摧心老怪。”摧心老怪得意地说道,在他的意料之中,只要报上自己的名号,肯定能吓得眼前的这个小子屁滚尿流,毕竟他摧心老怪在这修真界中也算是赫赫有名的人啊。

    不过摧心老怪没想到的是,他没吓到王宇,因为王宇根本没听过他,反倒是柳茹雨吓得不轻,但是王宇不让她出来,她也只好作罢。

    “原来是摧心老怪,久仰久仰。”王宇客气地拱了拱手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见眼前这小子听到自己的名头之后变得如此恭敬,顿时心里产生了好感。

    “小子,你不错,是那怡红院的人,不是魔宗,灭了青莲宗之后,我可以在众宗派面前保住你!饶你不死!”摧心老怪觉得自己现在心情真的是极好,这种被人恭维的感觉,真爽,或许这就是有宗门的好处吧,会有人溜须拍马。

    王宇心里都要笑死了,他只是做做样子,没想到崔新老怪竟然当真了。

    “摧心前辈啊,我听过你的名头是不假,但是我还知道一个更有名的人!”王宇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一听,不乐意了,在方圆千里还有谁比他名气大?难道是杜心?

    “你倒是说说看!”摧心老怪问道,但是心里已经觉得是杜心无疑了。

    “他就是怡红院的李云龙,你听过么?”王宇呵呵地笑着,又给编了个人出来。

    摧心老怪陷入了深思,但是记忆中似乎没有李云龙这号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