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最强王者系统 > 第一百一十章 你竟然煮屎
    “狗子,你不是逃跑了么?”

    王宇看着恶狗扑食一般的狗子,嗤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汪!我只是去找人了!”

    说着马上又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哦?找到玺杰京了?”

    王宇看着狗子边上的玺杰京,然后说道。

    不过狗子和玺杰京都没选择回答,因为烧烤不多了。

    等到他们吃完所有的烧烤,玺杰京从怀里掏出两根小针一样的竹签,王宇看出来了,那是牙签。

    将一根递给边上的狗子,自己边剔牙边问道:“你谁啊你?”

    王宇的面貌恢复到本来的模样,然后说道:“怡红院院长王宇。”

    他并不知道狗子已经告诉了玺杰京怡红院的院长是王宇,所以报上了名字,而且玺杰京是没有见过王宇的,所以王宇不担心被揭穿。

    “卧槽!怡红院!”

    玺杰京听到怡红院三个字,就下意识想要跑,但是还没来得及跑掉,就被王宇抓住了一领。

    “额……嘿嘿嘿……”玺杰京回过头朝着王宇露出尴尬而不是礼貌的笑容。

    然后……

    “啊——”

    又是一声痛呼响起。

    离开不是太久的奇修齐听到这痛呼声停下脚步,心想怎么有点像玺杰京的声音?

    但是想想不可能,玺杰京是元婴后期,这火雀城里打的过他的没几个。

    他心想自己可能幻听了,就直接走了。

    而在原先的院子里,玺杰京此时的脸肿了一大圈。

    “大哥!不带这么玩的啊!你们怡红院的人怎么这么喜欢打脸啊!”玺杰京摸着自己肿胀的脸,欲哭无泪。

    “你个傻逼,我早跟你说了,王宇不会同意你加入怡红院的!”狗子捧着肚子,四脚朝天地笑着。

    王宇的花魂剑出现在手上,他直接朝着狗子斩过去。

    狗子没想到王宇突然对他出手,连忙想躲,但是没躲掉,他的尾巴被花魂剑砍到。

    上面出现了一道白痕,竟然没断!

    王宇惊呆了!

    花魂剑砍那些法器灵器跟砍头发一样,一砍就断!

    但是砍在狗子的尾巴上就只出现一道白痕?

    这狗子难道真的是混沌初生的第一神兽?

    第一神兽一点灵力没有?

    只能抗揍?

    王宇还是有点怀疑狗子的来历。

    此时的狗子正抱着自己的尾巴哀嚎着。

    “嗷嗷嗷!王宇你好狠的心!你把我尾巴砍断了!”狗子不断地打滚。

    但是从狗子的表情似乎根本看不出他很疼。

    王宇知道了,这家伙是装的!

    “你之前逃跑的账,就这样算了,下次再逃跑,我把你阉了!”王宇拿起花魂剑威胁道。

    狗子一听,连忙捂住他的狗兄弟,生怕王宇对他够兄弟下手。

    不过此时的狗子也没想过要离开王宇啊,他觉得王宇做的东西这么好吃,傻逼才会逃跑吧!

    此时可怜的玺杰京见到王宇用见斩狗子,狗子竟然都没事,也是惊呆了。

    卧槽!这特么是什么怪物啊!

    他真的是怡红院的护院神兽?

    “玺杰京,你打着我怡红院的名号,到处做坏事,现在被我逮着了,你打算怎么办?”

    王宇笑着看向玺杰京。

    只是这笑容在玺杰京看来实在是太可怕了。

    “院长饶命啊!我实在是因为太仰慕怡红院了!所以才想要加入怡红院啊!”

    玺杰京连忙喊道,生怕王宇对自己也跟狗子一样来一剑,他自认为自己扛不住王宇一剑。

    不过王宇并没有砍他的意思,直接将花魂剑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加入怡红院的事儿,以后再说吧,以后别去抢东西吃就行了,特别是不许打着怡红院的名号!知道了没!”

    王宇特地把声音放大,生怕这两个家伙到时候抢东西吃的时候一个大声喊:我是怡红院洗洁精!

    另一个大声喊:我是怡红院狗子!

    那样就真的是给怡红院抹黑了。

    玺杰京和狗子都连忙点着头,表示自己绝对不会败坏怡红院的名声。

    王宇这才作罢。

    “阿杜,你现在应该还差一点点就能引天劫了吧?”

    没再理玺杰京和狗子,王宇朝着杜心问道。

    杜心知道王宇口中的阿杜是叫自己,连忙答道:“还差一点点。”

    王宇点了点头,拿出一些工具,还有一些臭豆腐的材料说道:“那你等一下,我做个臭豆腐给你吃,吃完你就差不多了。”

    说着王宇突然想起了什么,扔给阿杜一个瓶子:“这里面是渡劫丹,你拿去用,等渡劫的时候吃了,以你的实力,渡过天劫应该一点问题没有。”

    杜心感动地看着王宇他沉重地点了点头。

    玺杰京见王宇对杜心这么好,连忙朝着狗子问道:“诶,狗子狗子,那中年人谁啊?为啥院长对他那么好?”

    狗子没好气地说道:“我怎么知道,我又不认识。”

    “你不是护院神兽么!”

    “我刚当的!”

    “草!你真贱!”

    “妈的!你个大傻逼!”

    两人就这样说着说着突然吵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闭嘴!再吵我把你们丢进油锅里。”

    “唔!”

    听到王宇发话了,两人立马捂着嘴,他们可不敢试试王宇会不会真的把他们丢到锅里去。

    见到玺杰京和狗子都安静了下来,王宇这才把臭豆腐一块一块地丢进油锅里开始炸。

    空气之中开始弥漫着一股臭味。

    杜心嗅了嗅,但是王宇就在那,他不敢捂着鼻子,所以只好忍着。

    而玺杰京和狗子此时都捂住了鼻子。

    “卧槽!王宇,你在煮屎啊!”狗子的一只狗爪子捏着他的狗鼻子,另一只狗爪子不断地扇着。

    狗本来嗅觉就很灵敏,而狗子的嗅觉更是灵敏。

    “臭死我了!”玺杰京也是捂着鼻子,他敢发誓他从没有闻过这么臭的味道,哪怕是他的屎遁也没有这么臭!

    王宇理都不理他们,将臭豆腐盛出来,刷好酱,然后递到杜心的面前。

    杜心看着王宇端着一碗黑乎乎的东西到他的面前,顿时惊呆了。

    我犯了很么错么?

    为什么少爷要惩罚我吃屎?

    我不想吃屎啊!

    杜心朝着王宇投去一个不吃行不行的眼神。

    但是王宇就像没看到一样,他利用拘灵决下达了命令。

    “立刻将面前的臭豆腐吃了!”

    杜心在拘灵决的控制下,没有办法反抗,他闭着眼,张开嘴,捏着一块臭豆腐,就往嘴巴里塞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