笔趣阁 > 裳灯梳零落 > 第一章 可葬吾之忆
    小序:

    妖没有来世可言,他们的一生就是无尽漫长的岁月。

    死了,也没有来世。

    孤苦,便是漫长的孤苦;喜乐,也就是漫长的喜乐。

    狐仙曾跟她说过,她和他从不在姻缘簿中,这阴差阳错多出来的线不知道会生出怎样的果。

    不管怎样,她还是和他在一起了,是拜堂成亲过的在一起,是他亲手挑起红盖头的在一起。

    “裳儿,我孤苦了半生,能失去的都失去了。还好,你在。”

    “莫要负了我。”

    他对她好,她知道。

    这半壁孤城,成了他给她的囚笼。她的心不在这,心上人不在这。他不是君子,不在意这些,把她放在身边就好了。

    宫廷金銮殿内,她光着脚翩翩起舞,看着那殿上坐着的人。

    他说他好久没有看她跳东娥栖。

    深情原来是杀人的蛊。她大彻大悟。

    后来她未再见到他,即便她多次求见最终也未果,思念成了扎进心骨里的缠丝。

    捶鼓声将她惊起,出征的号角如雷霆灌耳。他竟不告诉她,就这么走了。

    她还是踏着积得浓厚的雪追喊上了他。

    下了马,望着她,那一眼仿佛恒久可以长的过一生。

    多年前,她也是这样在茫茫的雪地里,一身清淡的梅香,他心动抱着她。

    “你身体畏寒,你不知道,还是粗心大意忘了......”

    这个时候,他好像已经不怪她了。等这次回来之后,就不怪她了,他心里想着。

    要怪就怪这个乱世吧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    呱唧一口,我吃掉了整块鱼饼。

    呱唧一声,二姐抡了我一拳。我细嫩的面皮迟早被她掰扯下来。

    明日二姐就要嫁人了,我便不跟她计较。

    刚继位的妖界白川国国君凌牧,与二姐青梅竹马,将要成为我的姐夫。

    我羡慕他们。

    十里红妆,鹧鸪成双,天作之合。我想起人间给新嫁娘梳理青丝以求得婚姻圆满。

    我拿起木梳。

    镜前的她乌发浓如深墨,轻挽发髻,镶嵌着宝石红瑙的凤冠娇媚又华丽,一点朱唇,两颊嫣红,更不是平日里不施粉黛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梳梳到尾,二梳白发齐眉,三梳儿孙满地。”

    是以,二姐不负众望嫁了出去。

    不过我不得不抱怨。

    自子箬二姐嫁出去,家里更没几个跟我一块儿。

    在我上面有三、四两个哥哥,他们男孩之间总有见不得女孩的大小事,所以他们一直不带我玩。

    三哥四哥是人间的常客儿,三哥凭借俊俏的皮囊吸引了不少人间的姑娘上门提亲。

  &
第一章 可葬吾之忆(第1/3页)